天堂2d级武器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有宾客送重礼!赠与苏家张太奶奶!”

门口的礼桌前,一位迎宾起立大喊。

“嗯?”

而也是这一幕,让的现场顿时不由得安静了下来。

纷纷抬头朝着门口处看去。

甚至就连魏桂芳,闻听也不由浑身一震,向这边投来了目光。

沈艳丽等人更是面面相觑,同时又从相互的眼神中,看出了有些好奇。

什么情况?有宾库送重礼,并且点名送给苏家的老太太。

宾客重礼,这可是碾压宾客大礼的存在!

也是极其罕见的送礼!

不仅仅是礼物的贵重,更重要的是,能送出宾客重礼的人,地位和身份,也绝非一般!

长发清纯美女樱花树下唯美写真

因为自古以来都有这个规矩,送普通礼,迎宾帐台只是入账。

送一些大礼的,迎宾帐台要起身替主家表示感谢。

而重礼,帐台不但要起身,更要大声一喊。

但是吧,类似于这种客礼转赠的形式,也是有的。

帐台都需要一一满足,遵从规矩,因此也一并念出。

肖家的人惊讶的望着眼前一幕,沈艳丽刚才被打了一记耳光的怒火,暂且被压了下去。

当下捂着脸冷笑:“真是好不要脸,在我们肖家的生日宴送礼物,我估计,是们故意的吧?故意送礼物给自己,害怕我奶奶嘲讽们对吧?”

沈艳丽阴狠道。

“张鑫华,以前我还拿当对手,但现在,的虚伪简直让我无地自容,活了一把年纪了,丽丽说得对,真是老不要脸!什么事也能做的出来!”

魏桂芳也是大骂。

周围宾客望着苏家,也全都是更加鄙夷了。

“哈哈,好,我倒要看看,这个穷鬼能给们送来什么礼物?”

沈艳丽冷笑。

保安更是纷纷回头。

现场的人,也都屏住了呼吸,既紧张又好奇的等待着帐台进一步宣布。

“顶级金玉满堂首饰套件一件!”

“什么?”众人闻言,有的错愕了,金玉满堂,还是顶级,怎么也得千万以上。

“汉服流光溢彩一身!”

众人的嘴巴全都张大了。

“皇家九曲沉香真檀一尊!”

“我去!”众人再次起立。

他们听着,每一个都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。

“……”

“价值三亿的豪宅别墅一套!!”

“什么!!!”

最后一件,全场直接爆炸,所有人的头发都是立了起来。

一件件的礼物,每一件礼物,都是千万价值以上,从帐台的口中一件一件的宣读出来,真是气势如虹。

特别是那套价值三亿的豪宅,更是把全场的气氛,掀到了最高潮。

同时,所有人的心里,也都有一个最让他们关心的两个问题。

这是谁送的礼物?

妈的,这礼物是真是假?别说苏家了,现场的每一个人,都么有这等魄力拿出这些大礼来。

就算是苏家自己送的,这足足十八件,加上别墅,起码几十亿了。

卧槽,苏家一共才有多少钱?

就算是为了脸面豁出去,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啊?

“张鑫华,疯了吧?吹牛逼也不是这么吹的!”

而魏桂芳刚才真是被这些重礼给吓到了,此刻回过神来。

看向张鑫华大笑道。

周围宾客也全都笑成了一团。

只不过,很快他们的笑容就收敛了,因为就看到庄园之前,天空之上。

正有一架架直升机嗡嗡的行驶而来。

直升机分成了六排,每一个排都是三架,很好数。

而且每一架直升机的价钱,都已经是不菲了。

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直到这直升机缓缓降落。

从直升机里走下来一群人。

手里捧着的,正是那一十八件礼物。

当然了,最贵重的三亿豪宅,是以合同的形式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魏桂芳再次惊愕。

“陈少,礼物已经送到,这是名单!”

而保镖恭敬的走到了陈歌面前,躬身说道。

“给我做什么,让奶奶过目!”

陈歌看向张鑫华。

“奶奶,昨日是的寿诞,我没有去成,这是我送的寿礼!”

陈给笑道。

“陈少?”

而众人听到了保镖如此这般,也是纷纷一惊。

特别是沈艳丽。

“他是陈少?”

沈艳丽等人完全愣住了,不敢相信的齐刷刷看向陈歌,怎么,可能是他?

他只不过是金陵小县城的穷鬼。

里面的任何一件,对他而言,都是奢侈品。

“我不信!”

沈艳丽喊道。

冲过去把这些东西都打开看了遍,特别是三亿豪宅的地产合同。

看完之后,她艰难的吞了口唾沫。

真的,居然都是真的。

魏桂芳也跑过去看了,果然全是真的。

这怎么可能呢?

“小歌,怎么买了这么多贵重的礼物?“

张鑫华真是吓坏了。

“这些,是我跟沐涵的心意,还望奶奶笑纳!“

陈歌说道。

张鑫华顿时老泪纵横。

特别是那句我跟沐涵的心意,张鑫华知道,陈歌的心里,始终都是沐涵。

沐涵她没有选择错人。

她找到了一个真正爱他的,这么久了,仍然记挂着她。

张鑫华自己也知道,虽然自己过生日每次都要赌气。

但是要找到沐涵,已经不可能了。

现在有了陈歌这句话,张鑫华今后就算死也是瞑目了。

孙女虽然命苦,但是有一个人,一直都爱着她。

真的,就算是死也瞑目了,能有这种感受,自然不是因为这些贵重的礼物!

她张鑫华还不至于这样。

而魏桂芳傻傻的站在了原地。

就感觉自己的脸颊生疼,而且把陈少得罪的死死的。

到了现在,谁还怀疑陈少的真实身份啊。

“陈少,我们错了,是我们有眼无珠,饶恕我们肖家!“

魏桂芳苦求。

得罪了陈少,可真就活不下去了。

“肖军,们也都跪下!“

魏桂芳急忙呵斥。

噗通!

肖军直接下跪。

还扯了扯沈艳丽的裙子,让她也跪。

“哈哈哈哈哈!“

沈艳丽忽然放声大笑。

“是陈少?我不信!已经承认了,上小学的时候,那个人就是,穷逼一个,可现在,怎么又会是拥有万贯家产的金陵陈少?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生?不可能!我不信!今天必须解释明白!“

沈艳丽狰狞道。

陈歌喝了口红酒,保镖立马递过来一条白色毛巾。

陈歌擦了擦嘴,冷冷看向她:“这么牛逼的人生,需要解释么?“